【法制日報】烏市中院發布銀行卡糾紛典型案例 持卡人及銀行舉證能力成輸贏關鍵點

發布日期:2017-8-24 17:26:20 發布人:中級法院政治部   信息來源:本站   點擊次數:16974


視頻載入中....

   (法制日報 潘從武 本報通訊員 陳映紅)對于持卡人來說,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搜集并保留相關證據,造成在訴訟中面對銀行對基本事實不予認可的情況無法舉證,而將自己置于不利地位;對于銀行而言,由于持卡人與銀行相比處于弱勢地位,法院往往將舉證責任分配給提供格式合同的銀行一方,其客觀上往往很難舉證證實持卡人存在過錯。”在今天(8月23日)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的銀行卡糾紛案件審理情況新聞發布會上,烏市中院立案一庭副庭長、新聞發言人陳琛指出,對于銀行卡糾紛案件中的博弈雙方,持卡人及發卡銀行舉證能力成為銀行卡糾紛案件中誰輸誰贏的關鍵點。
    銀行卡糾紛日益增量判決結果差異大
    近年來,在我國城市化進程中急需刺激消費而發展經濟的大背景下,銀行卡發展極為迅速,通過銀行卡能夠實現存取款項、轉賬結算、消費信用等多種功能,銀行卡對金融業務乃至經濟發展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日常生活中已成為人們的必需品。隨著銀行卡的普及使用,烏市兩級法院受理的因信用卡透支、偽卡交易、網上支付等引發的銀行卡糾紛案件和類型也呈逐年增加態勢。銀行卡民事糾紛如果不能妥善解決有可能帶來很多社會問題,輕者造成社會信用狀況不佳,影響經濟發展,重者有可能造成更大的社會沖突,對社會穩定帶來負面影響,因此銀行卡糾紛也是烏市兩級法院審判實踐中極為關注的一種類型案件。
    分析近兩年來烏市兩級法院審理的銀行卡糾紛案件的特點,陳琛說,作為新類型案件,目前我國還沒有制訂專門的銀行卡立法,當前調整銀行卡法律關系主要依靠一般的民事立法進行,包括《合同法》、《民法通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即使與銀行卡最為相關的《銀行卡業務管理辦法》也是規范銀行卡本身而非規范銀行卡糾紛的規章。因此在審判實踐中,各地法院舉證責任分配和處理標準往往不一致,對于相似的案例判決結果也存在差別。
    烏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長陳映紅告訴記者,近年來,因犯罪分子偽造持卡人的銀行卡進行交易而引發的銀行卡糾紛大幅度增長,此類糾紛往往同時涉及發卡銀行、收單機構、持卡人、特約商戶、制作偽卡進行交易的犯罪分子等多方主體,因此同一案件中法律關系錯綜復雜。目前我國各地法院在審理銀行卡糾紛中處理標準不一,各種案件無前例可循,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分歧較大,各持己見,普遍對抗性較強,致使法院在審理該類型案件時很難通過調解的方式化解矛盾,調解難度大,調解率很低,一般都以法院判決結案。隨著銀行卡被盜刷案件數量的增長,各方當事人維權意識也在不斷增強,事情發生后往往會選擇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案,同時也會提起民事訴訟,因此在銀行卡案件中大多存在民刑交叉問題,由此民事案件在審理過程中存在一定法律程序上的障礙。
    陳琛認為,舉證責任、舉證能力成為銀行卡糾紛案件審判實踐中最主要的問題。她說,法院在審理銀行卡糾紛引發的民事案件中,從法律規定上講,持卡人應當對偽卡交易導致其銀行卡賬戶內資金減少或者透支款數額增加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而發卡行、收單機構、特約商戶應提交由其持有的涉案刷卡行為發生時的對賬單、簽購單、監控錄像等證據材料,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的,應承擔不利法律后果。但在審判實踐中,大多數持卡人在銀行卡被盜刷后,往往因疏忽大意、受個人能力限制、所獲信息不對稱等因素而錯失了第一時間補救或挽回損失的機會;有的持卡人未能采取有效措施搜集并保留相關證據,造成在訴訟中面對銀行對基本事實不予認可的情況無法舉證,而將自己置于不利地位;對于銀行而言,由于持卡人與銀行相比處于弱勢地位,法院往往將舉證責任分配給提供格式合同的銀行一方,其客觀上往往很難舉證證實持卡人存在過錯。
    烏市中級人民法院今天還對外發布了多起銀行卡糾紛典型案例:
    銀行卡掛失后仍被偽卡境外盜刷  持卡人有權主張銀行賠償存款損失
    2013年4月4日,王某某在建設銀行新疆分行營業部辦理了個人活期儲蓄開戶業務,2015年8月王某某在此理財卡上存有163838.79元。2015年8月18日凌晨,王某某手機接到建行新疆分行營業部短信平臺發送的15條手機業務短信,告知其理財卡在境外消費授權成功,實際消費金額以入賬金額為準。王某某于當天21時12分對該卡進行了電話掛失。
    次日16時12分,王某某辦理了解除掛失手續,給該卡轉入人民幣175000元,以此卡向“冶某某”轉賬支出15200元,將余額161800元轉出。因王某某欲轉出此卡尚存163576.28元未成功,王某某對該卡進行了永久掛失,建行烏魯木齊二十三街支行予以受理。
    2015年8月20日9時20分,王某某的手機接到了建行新疆分行營業部短信平臺發送的15條手機業務短信,告知王某某本案訴爭的理財卡8月20日境外消費成功,消費金額合計為人民幣163576.28元并已劃出,王某某理財卡余額僅剩262.51元。
    此案進入訴訟程序后,法院進行了調解并作調解結案處理。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持卡人在銀行卡發生異地或境外取款、消費情形,如從時間和空間上能夠判斷必然存在兩張信息相同的銀行卡在使用,在銀行未舉證證明訴爭交易使用的銀行卡為真卡的情況下,法院一般推定為非法復制的銀行卡即偽卡在交易。此案中,持卡人在收到涉案借記卡境外產生消費的短信提示后即向發卡行告知了該情況,并辦理了口頭掛失,但發卡行作為專業機構并未在第一時間提示持卡人提高警惕并繼續采取相應補救措施而造成持卡人經濟損失的實際發生,因此持卡人有權主張發卡行賠償其銀行卡賬戶存款的損失,在審判中持卡人如有請求發卡行賠償其存款損失的,應以實際損失(包括利息損失)為限。 
使用互聯網支付銀行卡被盜刷  持卡人未盡到安全保護措施敗訴
    擺某某的手機綁定了涉案銀行卡,并使用該手機的號碼設置微信,同時在手機中申請了QQ賬號,其建立有兩個微信群。其中有人數達百人的紅包群,有陌生人將擺某某拉進該微信群,擺某某對其中的成員均不認識,但擺某某常年在該群中搶、發紅包。另外,擺某某本人創建了一個16人的熟人微信群,也時常發送紅包。
    2016年7月19日下午17時左右,擺某某銀行卡內資金被人以QQ賬戶轉賬的形式,通過深圳財付通公司的同一交易設備終端連續支出七筆合計9000元。擺某某遂以其銀行卡被盜刷為由向建行烏魯木齊人民路支行提出索賠要求,遭到銀行拒絕后,擺某某訴至法院。
    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了擺某某的訴訟請求。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互聯網支付的特點是無需借助銀行卡物理載體本身,僅憑借持卡人的身份信息、銀行卡信息及實時動態驗證碼即可在網上支付平臺完成交易。在此過程中,銀行對持卡人及銀行卡“面對面”的審核義務徹底喪失,取而代之的是支付平臺對持卡人及卡片相關信息的“非面對面式審核”,極大地增加了銀行卡盜刷風險。建行人民路支行向擺某某提供的涉案銀行卡系芯片卡,安全系數較高。涉案銀行卡綁定了擺某某的電話,9000元也系通過QQ號轉賬,建行人民路支行提供證據證明資金轉出的QQ號與資金轉入的QQ號系在轉賬前132天加為好友的帳號。交易設備為兩個QQ號共同設備,客戶名下微信老帳號與資金接收方王某名下微信的老帳戶也是相互加為好友,交易地亦為客戶手機歸屬地。擺某某涉案銀行卡9000元是通過第三方平臺,在滿足支付條件(即輸入手機驗證碼及交易密碼等)的情況下,銀行按照其與第三方平臺的約定及持卡人的指令進行轉賬支付。擺某某作為持卡人,未盡到妥善保管銀行卡密碼、第三方交易平臺的登錄密碼、交易密碼及短信驗證碼等安全保護措施,故建行人民路支行不存在違約行為,亦無過錯。
手機遭植入病毒銀行卡款項被轉出 銀行與持卡人均要擔責
    焦某某與光大銀行烏魯木齊分行之間系儲蓄合同關系。2016年3月24日,焦某某收到植入木馬病毒的名為校訊通鏈接的手機短信,焦某某對此鏈接進行了點擊,提示為高風險,此后,焦某某在微信群中對其他人進行了提示。
    2016年3月27日,焦某某的手機上收到來自光大銀行服務電話95595發來的短信,短信顯示其銀行卡先后3次通過網銀轉賬的方式向兩個賬號轉出63824.97元,該款項為焦某某所在單位在光大銀行辦理的工資卡中的款項,全部為焦某某的工資收入。
    焦某某在收到轉賬短信后立即通過電話辦理了掛失,并與銀行工作人員進行聯系,經核實,該網銀轉賬行為系在廣西一個IP地址的電腦上操作完成。2016年3月27日,涉案光大銀行卡內資金通過網銀方式被轉賬。
    此案法院判令光大銀行烏魯木齊分行承擔80%責任,焦某某承擔20%責任。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銀行作為專業機構,有義務提供安全的網上銀行交易平臺,配備并加強網上交易安全的專業技術團隊及軟、硬件設施,對銀行卡存在的安全隱患應積極解決。在現今網上交易及網絡支付頻繁、網絡詐騙頻發的情況下,作為專業銀行機構更應該采取全面的措施積極防范,故銀行應在此案中對焦某某涉案銀行卡內資金損失承擔主要責任。焦某某作為持卡人開通了網上銀行交易業務,應當提高警覺,在點擊網上不明鏈接時應加倍謹慎,建立安全防范意識,在網絡交易及支付出現安全隱患時,第一時間采取安全措施。因焦某某點擊不良網站造成其銀行卡密碼泄露,故對涉案銀行卡內資金損失亦存在一定的過失,負有次要責任。
涉嫌異地偽卡交易犯罪 刑案偵破不影響民事糾紛審理
    袁某某在農業銀行烏魯木齊西北路支行辦理了一張銀行卡,2016年6月17日中午,袁某某發現有人在菲律賓取走其銀行卡上35198.52元,袁某某立即打印了清單及銀行卡交易明細清單,并向公安機關報案。
    2016年6月22日,新疆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區分局對袁某某銀行卡涉嫌詐騙一案立案偵查。期間,袁某某與銀行多次協商退款未果,遂訴至法院。
    最終,法院判決銀行承擔上述款項的支付責任。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袁某某辦理的是借記卡,其與銀行存在儲蓄存款合同關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當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違約的,應當向對方承擔違約責任。當事人和第三人之間的糾紛,依照法律規定或者按照約定解決”。此案涉嫌異地偽卡交易犯罪,袁某某基于其與銀行的儲蓄存款合同關系,有權要求銀行支付被盜刷的儲蓄存款。即使公安機關已作為刑事案件立案偵查,但袁某某與銀行之間的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本身不涉及犯罪,刑事案件的偵破與否并不影響本案民事糾紛的審理。
    銀行主張此案應適用“先刑后民”原則中止審理的意見有悖于法律規定,銀行應當對袁某某銀行卡被盜刷系因袁某某對銀行卡信息及密碼未盡到妥善管理義務負舉證責任,在其舉證不能的情況下,應當自行承擔不利后果。

 

                   

                                                責任編輯:路理

bbin电子试玩网站 佳缘时时彩骗局 每天买组六稳赚不赔 搜狗彩票是什么 pk10走势规律公式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 广东体彩11选5中奖助手 四川全七乐走势图 998棋牌代理 广东时时快乐十分走势图 龙江福彩22选5 49选7开奖走势 极速时时上必发票 北京33彩票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pk10免费永久计划app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果一定牛